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Learn more

巴斯夫中国

未来我们如何养活自己?

联合国预计,到2050年,需要两倍于目前的食物供给量才能养活全球人口。面对这一挑战,没有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但是某些创新的点子却有可能彻底改变我们的饮食方式。

1931年,温斯顿·丘吉尔在《海滨杂志》(The Strand Magazine)上撰文预测,科学家们将能够在实验室中利用微生物种植肉类,就像烘焙师利用酵母制作面包一样。82年之后,丘吉尔的预言成为了现实。2013年,马斯特里赫特大学生理学教授Mark Post博士谱写了科学与烹饪界的历史新篇章,他现场展示并吃下了一只他在马斯特里赫特实验室里培养的汉堡。即使在今天,对于许多人来说,实验室种植肉类的想法仍然荒诞不经。但是,全球范围内一连串的事件已经开始威胁到食品安全,让我们有了更多的理由去相信这样的时代已经到来。

“我做这项研究不是为了创业,而是试图解决我认为最为紧迫的问题,那就是牛肉生产对于食品安全的威胁及其高昂的环境成本。”

马斯特里赫特大学教授Mark Post博士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professor_post.jpg
Mark Post博士、教授正在品尝“实验室培养肉”做成的汉堡

去年全球人口已达72亿,并必将在2050年超过90亿。在九分之一人口仍缺乏充足食物以维持健康生活的同时,中产阶层却在迅速崛起,预计人数将在2030年前达49亿。这部分新兴富裕人群热衷于肉类、蛋类和奶类食品——这类西方社会长久以来消费的高价值、高蛋白质饮食。随之而来的还有不断上升的肥胖率,而肥胖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第五大致死因素。同时,牲畜饲养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来源之一,对环境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面对这些挑战,我们应如何提高食物的生产、供应和营养,从而为全球90亿人口做好准备呢?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满足这些新增人口的需求,这是亟待思考的问题。肉类是理想的研究起点。全球肉类消费在不断增长,尽管肉类其实是最低效率的蛋白质来源之一。《自然气候变化》(Nature Climate Change)一项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肉类与奶类食品仅含牲畜所吃饲料和草料生物量的2.6%,其余的97.4%都流失了。研究气候变化的科学家10年前就曾警告说,应当减少肉类消费。生产1公斤牛肉,需要耗费15公斤谷物和1.44万升水。而且,奶牛所产生的甲烷(全球变暖源头之一)量是二氧化碳的25倍之多。但是,到2050年,全世界的肉类消费将有可能增长76%。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insects.jpg
另一种颇具前景的解决方案是昆虫——与肉类相比,昆虫是高营养、生态可持续的蛋白质来源

许多人将昆虫视为肉类的替代品。它们的温室气体排放更少,与牲畜饲养相比,它们需要的土地和水也更少。以蟋蟀为例,生产每公斤“蟋蟀肉”只需消耗2公斤饲料。2013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启动了一个大型项目,研究可食用的昆虫及其作为替代食物的前景。昆虫早已是全球20亿人口传统食谱的组成部分,多达1900种昆虫已经上了餐桌。如果要打分的话,那么昆虫几乎在每项标准上的得分都不低——它们是富含营养的食物来源,能够提供良性的脂肪。

然而,如此“优秀”的昆虫在西方却始终无人问津。在历来将牲畜作为充足而廉价的蛋白质来源的国家,食用昆虫在文化上是难以接受的,向无肉饮食的转型也是一种挑战。这就是为什么Post要在他马斯特里赫特的实验室里积极地寻找出路,既能够满足全球肉类需求,又不会影响环境,甚至不会伤害动物。“实验室汉堡”就是这样诞生的。

“我们希望成为下一个伟大的全球肉制品公司。我们期待与正在寻找不同解决方案倡导减少肉类消费的人士沟通”

Beyond Meat公司的联合创始人Brent Taylor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beyond_meat .jpg
Beyond Meat公司的远大目标是:到2020年,通过提供由植物蛋白制成的肉类替代品,满足食用真实肉类的感官体验,从而减少全球肉类消费。

Post开发的工艺需要从母牛身上取下一小块活体组织,收集大约100个骨骼肌肉干细胞后加以培养,理论上可以以此为基础,从一小块样本生产出数以百吨的肉类。

Post和他的团队认为,仍需七年时间才能通过欧洲严格的食品监管流程。Post本人也承认,实验室培养出来的肉类要被广泛接受尚需时日。但是,最近由食品公司雀巢开展的一项针对德国消费者的调查也许可以让他看到曙光。这项调查询问人们对于蛋白质替代来源的态度,结果显示在未来15年内,实验室肉类或许能够被德国消费者完全接受,就像今天他们能接受寿司一样。

与此同时,其他新兴创意层出不穷,有些或许更容易成为现实。Brent Taylor是Beyond Meat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这家公司打破基于作物的肉类替代品的传统模式,利用豌豆和大豆生产蛋白质,口味几乎接近于肉类和家禽,因而同时得到了素食和肉食者的认可。Taylor介绍,公司的远大目标是到2020年,将全球肉类消耗量削减25%。他说:“我们希望成为未来最伟大的新兴全球肉制品公司。我们期待与正在寻找不同解决方案倡导减少肉类消费的人士沟通。过去的产品主要关注素食者市场,所以无法满足那些喜欢吃肉的人群。我们始终致力于创造的不仅是肉类结构,更是享用肉类时的感官体验。”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canola.jpg
巴斯夫培植的经过基因优化的油菜。目标是开发出富含更多健康长链Omega-3脂肪酸的作物。

口味、质感和香味——所有这些感官因素在我们的饮食体验中都扮演了重要角色,与文化习俗一起,决定了我们对食物的态度。问题在于,尽管人们的意识在提高,感官刺激和文化因素仍往往吸引着我们去食用哪些不可持续或者不健康的食物。那么,我们如何才能让健康且可持续的饮食变得更加诱人呢?

跨国农业、食品和饲料企业嘉吉公司(Cargill)意识到了这一难题。“消费者希望减少有害物质,比如消除反式脂肪酸和降低饱和脂肪含量,并希望添加Omega-3等有益物质。”嘉吉公司负责营销的助理副总裁Kyle Marinkovich解释道。

Omega-3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越来越多人开始了解到食用含丰富Omega-3的多脂鱼类的好处。Omega-3脂肪酸有助于预防疾病,如新陈代谢疾病、认知能力衰退和心血管疾病等。但调查显示,全世界大多数人的Omega-3摄入量不足。经常提及的原因之一就是其口味和气味令人生厌。解决方案是在食物中添加无味的鱼油,这样就不会改变菜肴的风味,在不转变消费者预期或口味的前提下提供健康成分。此类鱼油还可被制成高浓缩的Omega-3胶囊。

“ 消费者意识到健康就是他们新的财富。他们在寻找能够建立、发展并支持长期健康积极的生活的整体解决方案。”

巴斯夫负责人类营养产品业务的副总裁François Scheffler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fish.jpg
鱼类富含天然Omega-3。无味的鱼油能够在不改变菜肴口味的前提下提高菜品营养。

受到新思维的激励,科学家们正在研究改善我们健康水平的新方法,为提高食物的营养成分寻找更好的途径。例如巴斯夫就将高浓度纯Omega-3脂肪酸用于消费者保健、临床营养和医药制品中。巴斯夫负责人类营养产品业务的副总裁François Scheffler表示:“高能量食物与治疗疾病的药物之间的界限已经不再那么泾渭分明了。消费者意识到健康就是他们新的财富。他们在寻找能够建立、发展并支持长期健康积极的生活的整体解决方案。”他确信营养食品和包括膳食补充保健品在内的特殊营养品市场,正在不断增长。

对人口增长、健康与环境的关切,引领着我们去寻找新的方式来养活全球人口。一个名为“食物黑客”的全新运动应运而生,他们借鉴硅谷用新技术使生活更美好的想法,将其运用到了食物中。最近在美国旧金山举办的一次“食物黑客日”活动中,食物创新发明家、企业家、科学家和技术专家齐聚一堂,探讨怎样利用新兴技术和科学重新塑造“全球食物网络”,为所有人提供负担得起的营养。上述许多设想在很大程度上还只是憧憬而已,某些创意仍有待人们慢慢适应。食物不只提供营养,更是我们与家庭和文化的一条纽带,是许多人快乐的源泉。我们因而希望维持自己与食物之间的关系,不愿轻易改变饮食模式。所以,对于未来我们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养活自己这个问题,不存在单一的替代解决方案。无论是“实验室培养肉”、昆虫还是蔬菜蛋白,转变将是缓慢的,而可能性是多样的,创新想法也层出不穷。谁又能预知30年后我们将会吃些什么呢,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肯定的:变革已经箭在弦上。

食品生产的重要决定因素不仅限于地方口味差异或口感偏好。天气条件同样影响着诸如蛋糕、人造奶油或面包等产品的外观。土耳其的顾客喜欢他们的蛋糕轻盈松软还是潮湿厚重?我们如何在潮湿地区提高蛋糕顶饰的稳定性?这些问题都在巴斯夫的国际厨房实验室中找到了答案,在这里,巴斯夫的专家和客户一起合作改进或者开发新的配方,目标是切实满足各个市场的独特需求——例如,专门针对中东地区实际情况研制出的蛋糕粉。

了解更多信息, 访问: www.newtrition.basf.com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