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Learn more

巴斯夫中国

Plastic: A victim of its own success?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maurer_vangheluwe.jpg
尽管塑料的成功无可争议,但它也带来一些负面效应,比如人们热议的废弃物处理问题。两位塑料领域的专家,Helmut Maurer博士、教授和Patricia Vangheluwe博士探讨如何应对这一全球挑战。

塑料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它在提高性能、增加便利的同时也节约了成本。近百年来,这种用途广泛的材料改变了我们的世界,每天都有新的塑料诞生。但陆地和海洋中堆积如山的塑料废物已经造成了严重的环境问题。来自欧洲塑料制造商协会( Plastics Europe)的 Patricia Vangheluwe 博士和来自欧盟委员会废物管理与回收科的Helmut Maurer 博士、教授将讨论由此带来的困境。

Creating Chemistry:对于一些人而言,尽管塑料为我们的日常生活做出了巨大贡献,它仍然被视作快餐文化的代名词。您是否认为塑料正背负骂名?

Helmut Maurer:塑料用途广泛、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也正是它被人诟病的原因。还有什么是塑料不能做的?我们甚至能将它们作为一种医疗手段植入体内。我们没有必要把塑料妖魔化。在我看来,真正的问题在于塑料普遍被过度使用。我们总是尽可能多地生产和销售塑料,却没有适当的机制对这种现象加以约束。计划报废已经成为业内的普遍现象。

Patricia Vangheluwe:塑料确实名声不佳,所以我们有必要改变这一局面。例如,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将消费者丢弃的塑料垃圾作为资源回收利用,并且让人们认识到塑料是一种宝贵的材料。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我们也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塑料为应对社会挑战提供了巨大的机遇,它也是资源利用率最高的材料之一。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vangheluwe.jpg

消费的增长产生了大量的废旧塑料,使很多国家疲于应付。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统计,全球约有22%到43%的废旧塑料最终被填埋处理,而不是加以回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Maurer: 在发展中国家,废塑料一般是直接丢弃,最终被填埋或被丢弃在环境中。即使在欧洲,填埋率也高达50%。很显然,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在全球禁止垃圾填埋。数百万吨塑料被分解成微型颗粒后漂浮于海面上——此外每年都还会有1000 - 1500万吨塑料流入海洋。这就需要全球合作——因为海洋没有国界。此外,我们还需要处理塑料中的化学物质。在生产时,应当尽量使用可回收的材料,避免使用有毒添加剂给回收制造难度。这对整个塑料行业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Vangheluwe: 我赞同Helmut关于在全球禁止垃圾填埋的观点。对于废旧塑料的处理,整个价值链——从塑料生产商到产品生产商,再到零售商和终端消费者——都可以做得更好。我们在设计产品时必须考虑到资源利用率,这与可回收设计还不太一样。此外,我们还必须考虑产品报废后的情况。生产商应当严肃对待废物处理问题,因为在生产中高效利用资源能够为企业创造可观的经济效益。所有的产品和应用开发都致力于让产品更轻、更耐用、功能更强。这有助于节约资源,并与减少废物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

“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将消费者丢弃的塑料垃圾作为资源回收利用,并且让人们认识到塑料是一种宝贵的材料。”

Patricia Vangheluwe博士,欧洲塑料制造商协会( Plastics Europe) 的消费者与环境事务主管

对发达国家而言,将塑料废物运到其他国家比就地回收的成本更低。是否应该设法提高本地回收重用的经济效益?

Vangheluwe: 优质的再生材料应当被视为产品,与市场中的其它产品并无不同。在自由市场中这些产品可以自由交易,市场由供需关系决定。但回收厂商也可以与当地的价值链密切合作,从回收材料中创造更大的价值。塑料生产商对材料本身非常了解,因此可为回收厂商提供帮助,包括指导他们确定目标市场和进行质量控制。

Maurer: 正如Patricia所言,生产商最了解自己的材料。而对于回收厂商而言,这方面的知识极其重要。在知识转移方面,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要加强对国内塑料回收的管理,我们可以采取多种措施。首先,可以制定更高的回收目标。其次,必须促进市场发展。比如我们可以制定报废标准和鼓励优质回收。

20160131_creating-chemistry_maurer.jpg

废旧塑料焚烧发电已经形成了一个行业。目前全球塑料回收率较低,因此很多人认为这也应该成为能源构成的一部分。您是否认为能够长期利用废旧塑料来发电?

Maurer: 通常来说,我们应该避免焚烧废旧塑料来发电,因为这样会损失掉塑料加工时所消耗的能量。随着回收的逐渐普及,焚烧发电将逐渐放缓。不过,现实情况是,很多废旧塑料不适合回收——这部分是因为生产商使用了某些危险物质,比如某些阻燃剂或邻苯二甲酸酯。不过我们在谈的是一个动态目标,因为未来塑料会更适合回收,因此回收比例也会相应提高。反对塑料焚烧发电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气候变化问题。如果我们希望将全球升温幅度控制在 2 摄氏度以内,那么在2050年前 二氧化碳排放最多不得超过1万亿吨。但是,单是全球已探明的化石燃料储量就将释放2.9万亿吨 二氧化碳。如果要想将这些二氧化碳留在地面,那么我们就必须加大回收重用的力度。

Vangheluwe: 能源回收有时是最环保的解决方案,对于混合废弃物的处理而言更是如此。从寿命周期的角度来看,能源回收是一种比较理想的废物管理方案。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利用创新技术将无法回收利用的混合废塑料分解为原材料,以经济环保的可持续方式使其得以重新用于塑料生产——一旦成真,,这一突破就将极大地促进塑料回收。

“即使在欧洲,填埋率也高达 50%。很显然,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在全球禁止垃圾填埋。”

Maurer博士、教授,欧盟委员会环境总司废物管理与回收科主任律师

您预计未来50年塑料产品将怎样发展?最大的机遇与挑战分别是什么?

Maurer: 我认为塑料将摆脱“滥用、廉价、易碎”的负面形象。但必须要指出的是,这一目标的实现有赖于技术的发展。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全球塑料产量的年均增速为5%,也就是说每14年产量就会翻一番,到2043年全球塑料年产量将达到12亿吨。这显然是不可持续的。即使是在今天,海洋中的塑料问题也已经完全失控。我认为我们生产了太多实际上并不需要的东西。

Vangheluwe: 塑料将被持续应用于智能阻隔包装和假体等医疗领域,更轻的复合材料甚至会被用于汽车和建筑等行业。生物基塑料将进一步发展,我认为未来50年内就将出现能够被用作塑料原材料的混合塑料。此外,二氧化碳将越来越多地被用作一种原料,实现完整的碳循环。现在已经有企业用二氧化碳来生产聚氨酯。如果塑料继续保持现有特质,我们将不得不继续面对废物管理和塑料垃圾等挑战。但我始终相信,技术和创新能够改变这一切。随着废物管理教育的普及和创新技术的不断发展,塑料将继续为我们提供各种解决方案,以帮助应对未来的众多社会挑战。

Vangheluwe博士现担任欧洲塑料制造商协会(Plastics Europe) 的消费者与环境事务主管。Vangheluwe拥有比利时弗拉瑞克商学院审计硕士学位和荷兰鲁汶大学有机化学博士学位,并曾在南非比勒陀利亚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此前曾在利安德巴塞尔公司及其前身公司担任营销、战略、传播和人力资源职务。

Helmut博士、教授现为欧盟委员会环境总司废物管理与回收科主任律师,负责与塑料废物未来战略、循环经济和废物立法相关的话题。Maurer 拥有德国特里尔大学比较雇佣法博士学位,并在两所大学拥有终身职位。*

* 注: 文中观点和Maurer博士的个人观点均不代表欧盟委员会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