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夫中国

播种第二次绿色革命

到2050年,世界人口总数将达到90亿。我们的食品体系能否在保护环境的前提下,为所有人的健康生活提供充足的食物?塔塔-康奈尔农业与营养项目总监Prabhu Pingali教授、博士对此表示谨慎乐观,他同时指出农业的可持续集约化发展和协同决策必不可少。

Creating Chemistry:全球食品体系的可持续性和效率正受到广泛关注。这种程度的关注与您在80年代初刚工作的时候相比如何?

Prabhu Pingali教授、博士:80年代初,我刚开始从事农业和食品方面的工作,当时所有重点都放在水稻、小麦和玉米等粮食上,而且非常强调增产。那时,人们对整个食品体系几乎一无所知,也不了解为消费者提供多元化食品的重要性。过去三十年里,这种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将焦点从粮食转移到更多食物上,并开始关注从农场到餐桌的整个过程。

2013年,您成为塔塔-康奈尔农业与营养项目的创始总监,专注于‘寻找农业发展道路,帮助印度农村摆脱贫困和营养不良’。您认为第一次绿色革命的发起者在当时是否预料到,我们至今仍然需要这样的项目?

我可以肯定他们会大吃一惊。绿色革命专注于水稻和小麦,强调自给自足。到80年代初,包括印度在内的国家已经实现了食品的自给自足。但是,在随后的1985 至2005年期间,农业遭遇了我所说的‘失去的二十年’,无论是印度还是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停止了农业投资,因为他们认为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这正是目前农村贫困率居高不下的原因之一。

此外,多样化膳食的重要性从未引起政府的注意,蔬菜和牲畜投资远远落后于粮食。于是在印度就出现了这样的矛盾现象:一方面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另一方面营养不良的比例居高不下,在贫困阶级中更是如此。塔塔-康奈尔项目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诞生的,我们希望让农业和营养重回正轨。

“我们有技术,有土地资源,如果政府政策重视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那么一切都会改变。”

Prabhu Pingali教授、博士、塔塔-康奈尔农业与营养项目总监

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增长近三分之一,联合国粮农署已经表示食品产量需要提高70%。我们如何以可持续的方式实现这一目标?

我认为这是完全可行的,并且能通过可持续的方式实现。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目前的农业产量远低于他们的潜力,因此必须缩小其中的差距。如果在未来二十到三十年里,将重点放在农业的集约化生产上,我们无需增加耕地就能提高整体产量。可持续的集约化生产同样不是问题。举例而言,我们可以提高化肥效率和水资源利用率。集约化和可持续发展完全可以携起手来。

2014年2月,在印度东部城镇评估当地的蔬菜价值链。

目前的食品浪费现象也很突出。在发展中国家,浪费通常发生在供应链前端,也就是说作物在被食用或出售前就遭受了损失。我们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在发展中国家的农场中,浪费主要发生在收获时和收获后。我认为,在这些地区进行大量的私营投资项目便可解决这个问题。一些小规模举措就能见效,比如:改进谷物包装以防止害虫破坏、改进冷藏系统和运输系统等。不过,其中的很多举措都必须面向小型农户。政府可以发挥积极作用,推动小型企业参与收获后的处理工作。

去年,营养增长(Nutrition for Growth)峰会在伦敦召开,富裕国家承诺在2020年前将全球营养开支增加一倍,从目前的每年4.18亿美元增加到9亿美元。您希望看到这笔资金如何运用?

我认为这将是我们关注农村贫困人群、解决农村营养不良问题的大好机会,它也有助于我们重新思考解决问题的方式。让我们关注如何帮助小农提高生产力,关注生物强化作物在解决营养不良问题中的作用,关注农民生产体系的多元化发展机遇。如果能做到以上这些,再对水资源和卫生设施进行投资,我认为我们就能大幅提高营养保障。

最近转基因和作物改良技术的发展——特别是某些生物强化品种(如富含维生素A的木薯)的出现、以及作物耐候性和耐盐性的提高——对我们有什么重要意义?

得益于基因技术的发展,全球涌现了一大批新品种:比如耐旱品种和生物强化品种。但转基因制成品的数量仍然太少。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公众对转基因作物印象不佳,而且这种印象会转嫁到基因组学上,因为在公众的理解中,这两者差别不大。这是一个问题。科学界目前还没能向公众表明,基因组学是一门有别于转基因作物的独立创新科学。公众的观念亟待纠正。

2014年2月,Prabhu Pingali 视察印度班加罗尔的学校午餐项目。

我们如何才能确保这些改良后的作物品种为最需要的人所用?

在绿色革命早期,世界各地都建立了培育者网络,可以自由分享基因材料和改良品种。培育者能够在自己的环境中测试改良产品,并决定是否在本国推广。当时声势浩大。但到了90年代,很多网络都停止运行。由于得不到公众支持,新品种的推广出现了很大的问题。如果能够恢复当年的网络,让培育者自由分享素材,这将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SMS和GPS等技术已被普遍使用,即使是最贫穷的农民也买得起手机。如何利用这些技术提高食品安全和营养?

在价格信息方面,手机当然能填补空白。农民可以查看市价,再采取相应的行动。这一点非常简单。困难之处在于使用智能手机获得关于作物管理的实时建议。目前已经有很多这方面的实验,比如农民拍下疾病作物的照片,然后发送给实验室从而获得建议。然而,真正的挑战在于规模化——如何将这些服务转化为小型企业能从中获益的业务?此类小型信息服务在小型农业中屈指可数,但它却是唯一可持续的服务模式。

“就我所见,真正的积极改变大多发生在妇女自助小组。”

Prabhu Pingali教授、博士、塔塔-康奈尔农业与营养项目总监

世界银行的研究指出,将食品和收入交到妇女手中,是提高公众健康的最佳方式,因为女性更愿意为孩子的健康和营养花钱。我们如何释放女性农民的生产能力?

女性农民对于确保农业生产整体增长和食品安全至关重要。就我所见,真正的积极改变大多发生在妇女自助小组。无论在印度,还是在其它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妇女自助小组最初属于小额贷款组织,但渐渐地她们开始致力于提高小农生产力、促进农村整体发展和加强农村管理等具有挑战的事务。这是我们需要重点关注的平台。我们需要摒弃表面文章,切实研究农村妇女的转变,探索如何与她们合作,并建立促进农村发展的平台。

农业可以成为发展的动力,但发展中国家的很多农村年轻人正在迁往城市。我们如何确保农业的效益以及它对年轻一代的吸引力?

城市的吸引力还将继续增加。在我看来,为农村企业家创造机会也许是最好的办法,其中包括从事农业服务、信息系统和收获后服务的农村企业家。这样就能让年轻人在农村也能获得丰厚收入,过上理想的生活。可惜政府对推动农村企业发展缺少兴趣。

您认为未来几十年内人类是否可以解决饥饿和营养不良的问题?

这是一个能力和意愿的问题。我认为我们肯定有这能力。我们有技术,有土地资源,如果政府政策重视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那么一切都会改变。但是我们有这个意愿吗?我不太肯定。政府在政策制定方面仍然倾向于城市,并且对内对外的政策之间几乎毫无关联。除非能让不同的政策制定者坐到一起,共同解决消除饥饿和营养不良的问题,否则我们的目标就很难实现。不过我们有办法,有能力让这一切发生。

更多信息,请访问:

93716833

高科技解决方案对抗饥饿

是农田,也是自然保护区

分享知识,改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