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夫中国
CORPUS Magazine
巴斯夫中国
CORPUS Magazine

城市农场

城市规划师、建筑师、政府官员和居民都觉得,城市需要更多的绿色。增添绿色的方法很多——绿色外立面、屋顶花园、工业废弃地定向开发等。纽约的高线公园正是凭借这一特色,吸引了无数当地居民和外来游客前来参观。如果除了在马路、钢铁和玻璃建筑中增添绿色外,我们还能做更多呢?都市农业又有了新的玩法,这一次,我们决定在城市里种植可食用蔬果。

新加坡来福士购物中心的屋顶有一片都市农场。这里种植的蔬果可以供应给城里的饭店。(图片来源: 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封面图片:BrasilNut1/Shutterstock.com)

世界人口持续增长,2050 年预计将达到 95 亿。这在很多方面将给地球带来压力。仅就热量供应这一项,要在未来满足最低限度的生活需求,需要增加 8.5 亿公顷耕地——但这根本就无法实现。这就促使我们将眼光投向别处,比如都市中那些原本看起来不太可能作为耕地的空间。喜爱新鲜蔬果的都市居民经常光顾每周市集,也经常到街边蔬果店或超市进行采购。想一想,如果能够直接从田间收割生菜、西红柿和萝卜呢?这对于住在都市中的人来说通常是难以想象的。现在,已经有一些大的想法,同时也有一些小试验了。

如果能够将食物种植引入都市,将带来很多益处。这一做法背后的理念在于推广区域性粮食供应:都市自己供给食物——至少供给部分食物。这样可以缩短运输距离,并减少交通运输的碳排放,对区域微气候和生物多样性也有好处。都市农业还有社会意义:共同照料社区菜园有助于居民增进交流,同时增强对城市和公共空间的责任感。并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吃的食物就是自己在周边空间亲手种植的,这能够促使我们珍惜食物,懂得欣赏食物品质的提升。

图片来源:JBryson/Shutterstock.com

理念植根于……

英国的“不可思议的食物”组织鼓励社区,帮助他们规划并实施自己的都市农业活动。这一切开始于大约十年前,那时帕姆·沃尔赫斯特 (Pam Warhurst) 和玛丽·克莱尔 (Mary Clear) 开始在自己的故乡托德摩登开垦名为“游击园艺”的蔬果园地。他们想要通过这样的行动来应对地区气候变化的挑战,将故乡的都市变得更加可持续,另外,更重要的是,促进地区经济发展。如今,已经有 100 多家组织通过“不可思议的食物”加盟联网,这一理念已经在世界各地广泛传播、深深扎根,托德摩登小镇也建立起了学校花园、苗圃,同时推广各种活动来支持当地农业发展,已经成为该行业的典范。这个活动最特别的地方在于其自下而上的推广方式,因为这个组织是政府之外、按照主动行动的模式开展工作的。大家参加这个组织的初衷其实很单纯——“想吃蔬果,那就来吧”。

……开花结果

这些看起来过于理想化的概念已经在曼彻斯特城市大学和中央兰开夏大学付诸实践。居住在托德摩登小镇的 15000 人几乎都了解“不可思议的食物”活动,其中有一半人还时常到种植园圃中帮忙。人们也以更积极的态度对待公共空间,因为镇上几乎到处都是这样的园圃——无论是火车站外、警察局外还是养老中心外。这增强了小镇的凝聚力和市民自豪感。而且即便就只是看看数据,进行都市农业的动力也是非常强劲的。“蔬食观光旅游”名副其实、不断发展,为托德摩登小镇带来游客和财政收益。本地农业种植者表示,使用托德摩登品牌能够增加营业额。科学家证实了这一说法,并使用社会收益的方法介绍了附加价值。从投资的角度来看,2016 年吸引投资 15 万英镑,大部分都是主动投资。而获得的收益则达到了 5.5 倍。主要利润来自对区域性食物供给的需求,以及参观人数的增加。“不可思议的食物”作为一项尝试,为托德摩登小镇带来了各个方面的回报。

在新加坡福南购物中心七楼有一个 5000 平方英尺的都市菜园,由食物花园专家Edible Garden City管理。这也是新加坡少数几个向公众开放的都市农场之一。(图片来源: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面向全球

都市农业的理念在其它地区也结出了硕果。德国安德纳赫推行“可食城市”,坚持在城市公共绿地种植可食用蔬菜——并公开表示欢迎采摘。加拿大城市多伦多也推广这一理念,将其纳入了孩子的教育活动、传授私家花园种植蔬菜的经验以及如何避免食物浪费。古巴的都市农业更是硕果辉煌,当然最初在该地区推行这一理念更多是出于不得已。由于苏联剧变给古巴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打击。为此,政府鼓励小自耕农重新开放原先禁止的农夫市集,希望在需求最大的地区直接开展种植。如今,哈瓦那地区销售的三分之二的蔬菜都是由小型合作社种植的,其中,就有部分城里的种植园区就设立在住宅区中间。

从室外到室内

但都市农业的理念远不止局限于创造公共园圃和绿地种植。比如,那些气候条件不适合进行室外耕种的地区如何应对?难道在都市里,室外空间不是稀少而珍贵的吗?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哥伦比亚大学的迪克森·戴波米亚 (Dickson Despommier) 提出了“垂直农场”方案。柏林新成立的农场和农作系统经济因特网信息平台 Infarm 也以此作为自己的运行准则。垂直排列、按模块堆叠的室内农场,可以让作物不受限制,一年中几乎随时都可以被种植和收割。这样的种植箱可以直接安装在饭店和超市。每个箱子都是一个独立的生态系统,适合特定的植物,能有针对性地满足温度、养分和光谱的需求。对种植箱连续监测,并对其中的参数远程控制,便可保证为植物生长提供最佳条件。目前可种植的蔬菜包括小白菜、甘蓝、生菜和多种香草。推广方声称,室内种植的蔬菜根本不需要使用杀虫剂,而且与传统种植相比,可以减少使用 75% 的化肥和 95% 的水。所节省的空间就更明显了——种植同样多的蔬菜,却只需使用原先 0.5% 的土地。

如果能将上述方法结合起来,长期看来,就可能帮助我们将城市建成小农场。

图片来源: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图片来源:VTT_工作室/Shutterstock.com

全球越来越多的城市,通过推广都市农业战略将农业引入城市生活——也让我们更加贴近每天食用的蔬菜和水果。新成立的新加坡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近年来打造了两百多个食物花园。该公司市场公关经理莎拉·罗德里格斯 (Sarah Rodriguez) 向我们介绍了在此过程中遭遇的挑战以及如何找到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CORPUS: 您能否谈谈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是怎么成立的?都市农业这一概念又是如何落户新加坡的?
 

莎拉·罗德里格斯: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彼乔恩·罗 (Bjorn Low) 先生和他太太是国际志愿者联盟的成员,他们在全世界的有机农场工作了四年多。为了将都市可持续农业的理念重新引入新加坡,彼乔恩和两位合伙人在 2012 年联合创立了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新加坡的土地资源非常稀少。你们是如何克服困难,找到合适空间,建立起都市农业基础设施的呢?

莎拉·罗德里格斯:在最初的时候,寻找耕地的确非常困难,因为很多地区都已经有指定用途了。不过,后来有一些饭店经营者对于获得新鲜的香草和蔬菜表现出了兴趣,他们主动联系我们,在他们的自有耕地上,还有他们的餐馆内,种植蔬菜,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突破。

至今,通过菜园景观单元,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已经帮助建立了两百多个蔬菜花园了,在学校、购物中心、住宅区和商业建筑中都有。

我们还开发了学习课程,让公众都能在工作室体验蔬果种植。我们还前往学校,为孩子们展示如何开垦蔬果花园。我们发现,这可以帮助孩子们学习、了解食物的生长,渐渐地,他们更加愿意食用各种各样的食物,减少浪费的意识也逐渐提高。

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的市民农场旨在为社区提供可持续的、安全的、本地种植的新鲜蔬果。我们的模式主要以各种不同的种植系统为特色,以最少的浪费培育出品质最佳的农产品。与传统农业不同,我们的农业副产品都被混合、升级成了化肥,用作滋养土壤和植物。

联合在福南和来福士的另外两家农场,我们每周向周边七十多家饭店供给在一天内收获、采摘的新鲜农产品。

都市农场中大部分的绿叶蔬菜种植在废弃的集装箱内,通过室内水培的方式种植。(图片来源: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

CORPUS: 对于亚洲风靡的都市农业潮流,您有什么看法和经验?
 

莎拉·罗德里格斯:对于食物花园专家 Edible Garden City,我们主要关注园艺的治愈功能。研究发现,园艺工作能够帮助缓解压力,我们正努力降低园艺门槛,让更多的人能够体验种植的乐趣。

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都市空间人口密集,一家名为“屋顶共和国”(Rooftop Republic) 的公司利用屋顶空间进行都市农业的推广,他们还结合企业社会责任项目,邀请公司和社区一道进行种植活动。

CORPUS:  都市农业未来的前景如何,为了让都市农业取得更大的成功,我们还需要做些什么?
 

莎拉·罗德里格斯:我们建议建筑师和地产开发商在规划初期设计公共空间和商业建筑蓝图的时候,就将都市农业作为一个考虑因素。我们创建的很多都市农场都是建设完成后又翻新改造的。

举个例子,我们的最新项目——福南商场的食物花园——我们成功引入了气候控制系统和其它新的创意,因为这些都包含在开发商最初的设计中。

都市农业要取得更大的成功,我觉得教育非常重要。我们要向学校推广可持续农业的理念,向孩子们介绍家庭种植和食品安全的重要性以及好处。

CORPUS: 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