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夫中国

                       Meet Quriosity

正反两面 迄今为止产生的塑料废弃物中,近 80% 被送去了垃圾填埋场和垃圾堆积场,或被丢弃在环境中。为解决这一问题,60 多个国家已经对一次性塑料产品实行了禁令或征税政策。但这些措施是否有效?我们采访了两位专家:Erik Solheim 和 Richard Thompson。

2017 年初以来,联合国环境署一直致力于开展降低塑料污染影响的活动,旨在消除“一次性塑料物品的过度使用与浪费”。通过我们的采访,前执行董事 Erik Solheim 解释了联合国环境署为何鼓励全球各政府考虑禁止或不鼓励使用一次性塑料物品。

 

Erik Solheim 于 2016 年至 2018 年间担任联合国环境署执行董事。之前,他曾任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发展援助委员会主席, 并于 2007 年至 2012 年担任挪威环境与国际发展部部长。

 
 

Creating Chemistry: 为什么全世界需要采取更多措施解决塑料废弃物问题?
Solheim:塑料污染是当前最紧迫的环境问题之一。它不仅对陆地上和海洋里的动植物造成伤害,而且阻碍许多沿海地区的经济发展,同时也对人类健康带来潜在威胁。塑料污染还会引发更多的问题,让我们多数人的生活方式变得完全不可持续而又浪费。

一些国家已对各种塑料产品实行了禁令或颁布了削减目标。这些措施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Solheim:这是对肉眼可见的严重污染问题所作的回应。在多数情况下,这是迫于公众舆论压力的反应,因为许多人正慢慢改变对一次性塑料用品的观念和行为。这也是在号召企业努力创新并提出设计解决方案或替代方案。同时我们也应认识到,要解决长期的塑料污染问题,必须要有明确的政策领导。

 

许多情况下我们根本不需要一次性塑料物品,它们可以被淘汰。

 
Erik Solheim

这些努力给环境、经济和社会带来了哪些变化?
Solheim:卢旺达是世界上最早禁止使用塑料袋的国家之一。与许多邻国相比,卢旺达现在一尘不染。我相信这是它成功吸引企业和投资者的众多因素之一。最近,肯尼亚出台了一项相关禁令,从今往后,屠宰场里再也不会在奶牛胃里看到塑料袋,野生动物园的导游们会更快乐,因为国家公园再也不会看起来像垃圾填埋场。在内罗毕,尽管今年雨季降水更多,但城市内涝却减少了,因为再没有塑料袋阻塞排水系统。此类禁令对旅游业、商业、城市安全和公共卫生都大有裨益。

不同的利益相关方对于减少塑料废弃物污染能发挥哪些作用?
Solheim:每个利益相关方都应发挥各自的作用。政府需要颁布强有力的法律,鼓励人们改变行为,积极创新。消费者应行动起来,减少使用塑料,并通过发表意见、控制消费向零售商施压,让他们也加入减塑的队伍。例如,去除不必要的塑料包装,因为很多商品明显过度包装。无论是产品制造商还是材料制造商,在设计产品时都需考虑产品的生命周期,并不再设计用后即丢的塑料物品。要帮助所有这些相关方更有效地发挥作用,答案很简单,即他们需要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并开始采取相应的行动。迈出第一步非常重要。

改进废弃物管理是否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
Solheim:是的,废弃物管理需要改进,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以及回收和再利用领域。但这个方法并非万能。塑料废弃物是污染问题,污染的制造者需要作出改变。此外,我也希望塑料行业能够面对事实,如果他们确实希望参与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放弃一次性塑料物品。

塑料替代品能否帮助解决这些难题?
Solheim:许多情况下我们根本不需要一次性塑料物品,它们可以被淘汰。其他情况下则存在可持续的替代品,例如可重复使用的塑料物品。我并不抵制塑料,它非常神奇。需要改变的是我们使用塑料物品的方式,以及我们在塑料物品的整个生命周期中如何对它进行管理。

您是否相信我们能在不久的将来成功降低不当丢弃的塑料废弃物对环境的不良影响?
Solheim:总得来说,我对此很乐观,尤其是涉及塑料污染方面。目前进展不错,速度很快。我的祖国挪威刚开始禁止在酒吧和餐馆吸烟时,很多人都认为这很疯狂,肯定会失败。但现在这已成为常态。我认为,在塑料污染方面,我们也同样看到了态度上的转变。

 

海洋生物学家 Richard Thompson 教授三十年来一直潜心研究塑料废弃物污染产生的影响。他的工作有效揭示了小型塑料颗粒,即微塑料在环境中的普遍性,并展示了微塑料对动物和生态系统的影响。Thompson 认为全世界需采取更明智的方法来应对塑料废弃物挑战。

Creating Chemistry: 我们是否应停止制造和使用塑料产品?
Thompson:塑料不是敌人,它创造了许多社会效益,并有可能减少我们对地球的影响。全球塑料年产量之所以能从 20 世纪 50 年代的 500 万吨增长至目前的 3 亿吨,是因为塑料十分耐用、廉价、轻质且用途广泛。问题在于,虽然我们使用的塑料量显著增多,但对此类产品的管理能力并没有跟上。

禁塑能否有效减少废旧塑料对环境的影响? 是否有成功案例?
Thompson:
目前没有国家对一次性塑料物品实行全面禁令,但多个国家已禁止或限制了塑料购物袋等物品。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些禁令是否有效,但威尔士和北爱尔兰等地已开始研究其影响。研究结果表明,尽管出现了垃圾桶袋销量增加等情况 ,但总体来说消费有所下降。从净滩的效果来看,也有证据表明这些地区海滩上的塑料袋数量有所减少。但显然,由于塑料能在环境中存在很久,禁用塑料的效果需要较长一段时间方能显现。

 
 

Richard Thompson 教授是海洋生物学家,英国普利茅斯大学国际海洋垃圾研究部门负责人。他为英国政府对一次性手提袋和化妆品使用微型柔珠的立法作出了贡献,并为议会关于塑料废弃物和污染问题的调查提供了证据。

 
 
 

我认为塑料污染无法通过单次的大规模行动来解决。

 
Richard Thompson 教授

我们应如何处理这一问题? 您建议采取哪些措施?
Thompson:
重点在于我们需考虑不同的使用情况。部分一次性塑料物品是可以不使用的。鉴于我们目前所了解的塑料影响,我认为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避免使用不必要的塑料。但在其他情况下,若合理进行成本效益和环境影响分析后,发现塑料是最适合这一工作的材料,我们的任务便在于确保所设计的产品是可循环的,并考虑产品的后续处理。

产品设计和废弃物管理能否帮助解决此问题?
Thompson:
我们不应指望出现科技奇迹,即希望包装既坚韧耐用、能有效保护其中物品,又希望将其丢弃到环境中它能够快速消失,这并不合理。例如,我们可以使用可堆肥材料,它的优点显而易见。但前提是需要合理正确地应用,并能收集该过程中产生的废气。如果这些材料与剩余的废气混合并最终进入填埋场,那么这些优点便不复存在。当我们设计产品时,从一开始就需要考虑产品寿命结束时的情况。但是,当我与几位产品设计师交谈时,他们无数次告诉我,在最初设计时并不会考虑产品最后将如何处理。

您还希望采取哪些其他措施?
Thompson:我认为塑料污染无法通过单次的大规模行动来解决。我确实担心,由于目前公众强烈希望有所改变,决策者和各行业为了快速响应可能会作出草率决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不过,我认为部分措施肯定会有所帮助。例如,出台激励措施鼓励制造商将部分再循环原料纳入其产品中。但这一问题十分复杂,涉及多个学科。我们需全面考虑变化带来的影响,这要求我们综合材料科学、环境科学和行为科学对证据进行评估,并确定最佳的改革方向。

新兴经济体是否需要对塑料废弃物采取不同的处理方法?
Thompson:一些国家在塑料污染最严重地区中排名靠前,但其人均塑料消耗量却相对较低。问题在于其废弃物管理基础设施非常欠缺。部分情况下,即便我们知道发展中国家没有处理所产生废弃物的方法,但还是向这些国家出口这些产品。因此,我们有责任考虑如何帮助解决这一问题。但最终,每个人都需要以更循环的方式使用塑料。不同区域可能采取不同的解决办法。当前面临的挑战是要帮助发展中国家以相较欧洲和北美更快的速度进入正轨。

您是否对解决这一问题持乐观态度?
Thompson:塑料所具备的绝大部分优点可以通过更循环的方式实现,且不会产生长期垃圾,当然也不会向环境排放垃圾。目前,公众、决策者和行业对这一话题都抱有极大的兴趣和热情。我在这一领域工作了30 年,从未见过所有人的利益如此一致。我相信,企业若能开始负责任地使用塑料,便会迎来市场机会,倘若不改变,则会面临更多市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