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巴斯夫中国

现状:巴斯夫 2016 年企业碳足迹

从 2008 年开始,巴斯夫就一直是全球唯一一家定期发布全面碳足迹报告的工业企业。这份年度报告为我们指明了影响温室气体排放的因素,使我们得以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以实现减排目标。

  • 综合排放报告是我们气候保护行动的基础,为此巴斯夫需要进行两种不同的分析:
  •  
  • 确定哪些产品有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对于气候保护产品,我们会计算它们与市场其他技术相比所能减排的二氧化碳当量。产品生命周期分析(LVAs)是计算的基础,我们采用了巴斯夫久经考验的生态效率分析法 (英文).

  • 从原材料和前体供应,到巴斯夫生产,再到最终产品的使用和废弃处理,我们将整个价值链作为一个整体来考虑,并分别确定每个环节的排放情况。这种分析法严格遵照 2013 年《温室气体核算体系》中适用于化工行业的标准——巴斯夫同时也积极参与议定书的制定。

借助巴斯夫产品减少温室气体排放

2016 年巴斯夫气候保护产品帮助客户将二氧化碳排放从 11 亿吨减少到 5.7 亿吨,减排 5.4 亿吨。每种产品都对行业价值链的可持续发展做出了独特贡献。按照巴斯夫在气候保护产品中的市场份额对价值链进行评估,2016 年巴斯夫产品平均帮助减排 11%。

巴斯夫价值链的温室气体排放

排放主要分为三类:

  • 第一类是二氧化碳直接排放。即来自于巴斯夫生产基地的排放;包括生产装置和提供能源与蒸汽等装置的排放。
  • 第二类是供应商在生产巴斯夫所需能源时产生的间接二氧化碳排放。
  • 第三类包括整个价值链产生的其它所有二氧化碳排放(如供应商和客户产品使用、废弃物处理、运输阶段等)。这些又分为 15 个不同的类别。

下图列出了 2016 年整个价值链的排放情况:单位为百万吨二氧化碳当量,括号中为相应的类别。

巴斯夫生产中的二氧化碳排放(温室气体议定书中第一和第二类)

按照 《温室气体核算体系》计算标准 我们分别报告了一类和二类排放。对于一类排放中与能源生产有关的部分,我们还对生产巴斯夫自用能源和销售给第三方的能源所产生的排放进行了区分。对于二类排放,我们考虑了地理位置与市场。

本报告中,全球所有独资生产基地的排放数据进行完全合并计算。合资企业生产基地的排放数据按比例计入。下表为巴斯夫集团自 2002 年以来的温室气体排放数据。

巴斯夫业务,含石油与天然气   2002 2015 2016

第一类 2

       

CO2 (二氧化碳)

  14,634 16,496 16,215

N20 (一氧化二氮)

  6,407 600 528

CH4 (甲烷)

  244 88 45

HFC (氢氟碳化物)2

  61 119 87

SF6 (全氟碳化物)

  0 1 0

第二类(基于位置)

       

CO2 (二氧化碳)

  5,243 3,795 3,884
总计   26,589 21,099 20,759
         
第三方能源销售(第一类) 3        
CO2 (二氧化碳)   347 1,071 1,161
总计   26,936 22,170 21,920
         
第二类 (基于市场)        
CO2 (二氧化碳)     4,210 4,506
1 BASF reports separately on direct and indirect emissions from the purchase of energy. Scope 1 emissions encompass both direct emissions from production and generation of steam and electricity, as well as direct emissions from the generation of steam and electricity for sale. Scope 2 emissions comprise indirect emissions from the purchase of energy for BASF‘s use.
2 Emissions of N2O, CH4, HFC and SF6 have been translated into CO2 emissions using the Global Warming Potential, or GWP, factor. GWP factors are based on 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 1995 (2002 emissions) and IPCC 2007, errata table 2012 (2015 and 2016 emissions). HFC (hydrofluorocarbons) are calculated using the GWP factors of the individual components.
3 Includes sale to BASF Group companies; as a result, emissions reported under Scope 2 can be reported again in some cases.

价值链上的CO2排放(按《温室气体核算体系》第三类)

第三类排放数据基于 《温室气体盘查议定书》标准(企业价值链会计和报告标准)。巴斯夫按照标准所列 15 个类别进行了检查,并报告了 12 个相关类别的排放情况。

集团公司的排放数据像财务报表一样合并计算;第三类第 3、5、9 小类的排放数据除外;上述数据采用了与一类和二类排放相同的报告方式。

序号
  类别 GHG 排放
[CO2 当量以百万吨计]
1   购买的产品和服务
56.3
2   资本产品
2.6
3   燃料和能源相关活动
2.6
4   上游运输与配送
2.1
5   运营废物产出
0.7
6   商业差旅
0.2
7   员工通勤
0.3
8   上游资产租赁
0.3
9   下游运输与配送
1.7
10   已售产品加工
未确定1
11   已售产品使用
45.7
12   已售产品最终处理
18.3
13   下游资产租赁
<0.1 2
14   特许经营
无关3
15   投资 18.3

1 For a chemicals company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value chain, such as BASF, the effort to determine Scope 3 emissions from the further processing of our products (Category 11 Processing of Sold Products) is not reasonable.
2 Expert estimate. The activities of BASF as a lessee account for less than 20% of our activities in the area of Leased Assets Upstream (Category 8).
3 BASF does not engage in franchising activities.

我们按照《温室气体核算体系》价值链(第三类)会计和报告标准模板,在我们的排放报告中对所列小类排放计算的程序和假设进行了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