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夫中国

巴斯夫立场

贸易保护主义

  • 作为一家拥有全球集成价值链的国际公司,尽可能降低关税和贸易壁垒的影响对巴斯夫的运营至关重要。自由贸易让公司及其客户收益,因为任何形式的关税都代表着间接税。巴斯夫坚信开放市场和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的价值。因此,我们对当前国际贸易中拟对各种产品征收进口关税的局势表示担忧,这可能会影响化工行业及其众多客户行业。我们希望各国政府最终能够通过维持多边对话和遵守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来解决贸易争端。

世界贸易组织(WTO)

  • 巴斯夫支持世界贸易组织守护多边贸易体系,建立前所未有的争端解决机制,确保参与者遵守世界贸易组织规则。
  • 巴斯夫也支持世界贸易组织的各项谈判议程。多边贸易协定是化工行业实现贸易自由化的首选方式,有助于降低投入成本和成品价格,进行新兴市场。事实上,化工行业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型产业之一:2016年,化工产品的国际贸易额为1.5万亿欧元。目前,巴斯夫已在生产网络中集成价值链,将从贸易自由化中受益匪浅:这既可以直接通过关税减免和优化生产网络实现,也可以间接通过经济活动增加所带来的客户需求实现。
  • 鉴于世界贸易组织多哈回合谈判缺乏进展,巴斯夫支持将双边或区域协定作为有效的替代方案。目前,新形式的非关税壁垒等问题不断涌现,而世界贸易组织尚无应对良策。双边或区域协定等“自下而上”的方法也许会为这些问题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
  • 在所有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和拥有大量化工企业的中国、巴西和印度等主要新兴经济体都积极参与的前提下,我们还支持世界贸易组织成员国进一步推动化工行业关税自由化的多边倡议。

自由贸易协定

  • 推动贸易自由化的良好发展,有助于提升包括中小企业在内的企业组织效率。消费者将从激烈的企业竞争中获益良多,包括更高的服务水平、更多样化的产品和更低的价格等。
  • 当多边谈判陷入僵局或处理超出世界贸易组织职责范围的问题时,巴斯夫支持将综合性双边或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如全面经济贸易协定( CETA)、欧盟–日本贸易协定(EPA)、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作为有效的替代解决方案(超出世界贸易组织职责范围的问题,如法规、标准、双重定价、出口限制等)
  • 关税自由化仍是自由贸易协定的基石,但其他因素正在变得愈发重要,因此得到了应有的重视。超出世界贸易组织职责范围的问题是与贸易伙伴深入接触的有效平台,并为协调国际经济关系提供了灵活的空间。其最终目标是通过推动世界经济的全面增长,为世界贸易组织框架内的所有贸易伙伴带来经济利益。此外,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需要调整结构,以创造机会积极接纳新的合作伙伴。

欧盟产业政策

  • 产业政策并非单一的政策,其涵盖范围极广,包括能源和气候、创新、贸易、数字化、专业技能、环境和循环经济政策等。产业政策有赖于智能监管,旨在创造有利的商业环境,并刺激制造业的就业和增长。而制造业正是我们的经济支柱。
  • 过去20年中,欧洲制造业萎缩,目前仅占GDP的15%。化工行业也是如此。尽管保持着稳定增长,欧洲化工行业在全球市场的销售份额已从32%下降至15%,其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制造业向亚洲迁移以及亚洲化学品市场的相应发展,或者石化生产向资源丰富型国家转移等。然而,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欧盟的相关政策。这些政策阻碍了企业的创新发展,给制造业带来了监管负担和成本。与此同时,中国、印度、中东或美国等则把制造业放在其政治议程的首位,以此吸引大量投资。
  • 考虑到巴斯夫在欧洲几乎所有的制造业领域和经济价值链的生产和客户市场方面均有涉足较强,区域内具有竞争力的框架条件对巴斯夫的经济成功至关重要。
  • 巴斯夫欢迎欧盟的工业复兴战略。然而,工业复兴并不会偶然发生。相反,它需要相关欧盟决策机构及其成员国制定专门的综合战略和行动计划,以应对当前各项挑战(如快速的技术变革、可持续发展的挑战、日益抬头的贸易保护主义等)。欧盟需要建立适当的监管环境,创造宽松且可预测的政策环境,欧盟及其成员国还都应将工业竞争力纳入其主流政策。
  • 金融危机表明,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国家部门和行业的概念已经过时。欧盟的政策响应必须协调一致。欧盟产业政策只有以提升竞争力和可持续性为目标,才能实现必要的变革和协调发展。巴斯夫尤为倡导能够真正推动欧洲的创新发展、确保具有竞争力的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以及公平和自由贸易的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