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Learn more

巴斯夫中国

清洁能源助力进步

全球最贫困的人群如何才能获得保持健康、接受教育以及谋求经济发展所需的能源呢?
Rachel Kyte 提出了一种将最终用户的需求放 在首位的综合方法,并给出明确理由。

世界银行提供的最新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仍有 8.4 亿人口无法获取电力,且 29 亿人口(超过总人口三分之 一的比例)主要依靠燃烧木材、煤炭或农业废弃物来做饭和取暖。无法获得清洁可靠的能源会对人类健康、福祉和经济前景产生深远影响。我们能找到缩小全球能源差距的方法吗?

Creating Chemistry: 为什么能源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很重要?

Rachel Kyte: 潘基文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时,曾将能源形容为贯穿其它所有发展目标的“金线”。没有能源,任何形式的发展都很难实现,甚至无法实现。提供医疗保健需要能源,为学校供暖、制冷和照明需 要能源,各行各业同样需要能源来制造产品并创造就业机会。然而在许多发展中国 家,集中式电网运行不佳,无法为大部分人口供电。

 

各国如何应对这些长期性的问题?

一些面临巨大能源供应缺口的国家,并没有采用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方法来规划能源基础设施,而是从相反的角度看待问题, 并提出这样的问题:“哪些人无法获取能 源?他们需通过什么途径才能在经济发展 中发挥作用?” 与其斥巨资为某个会损耗大量电能的电网 额外输送数千兆瓦电力(而且很可能无法 到达最终用户处),不如开始考虑使用将集中和分散供应相结合的混合解决方案。 分散式系统采用局部发电模 式,通常使用可再生资源,涵盖为各社区和机构供电的小型及微型电网,还有以家庭为单位的家用太阳能发电系统。有 时,分散式系统是电网未覆盖社区的唯一能源来源,还能与电网一起提供恢复能力,尤其适用于低收入和弱势团体。采取这种方式的国家均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Coverstory_Interview_01.png

孟加拉国 Kharzanir | 孟加拉国启动了全球规模最大的家用太阳能项目之一。在这个逾五分之一农村人口无电可用的国家,已有 580 万个家庭安装了小型家用太阳能发电系统。太阳能还用于为路灯、炊具和灌溉泵供电。

而进步最大的是哪些国家呢?

埃塞俄比亚是一个值得关注的榜样。在过去的几年中,该国举全国之力在尼罗河上修建巨型水坝。但埃塞俄比亚意识到,本国仍有大量国民,尤其是农村人口,无法获得所需的能源。因此,埃塞俄比亚正在制定更宏大的计划,让国内相关地区人口可以用上分散式可再生能源。

 

另一个优秀榜样是肯尼亚。2002 年,该国 只有不到 20% 的人口能用上电。到 2018 年,有数据现实这一比例已达 70%。从任何角度看,这都称得上是巨大的进步。 肯尼亚通过大规模使用地热、风能和太阳能取得了这一骄人成 绩,同时也受益于该国完善的 “移动货币和电子支付” 系统。目前,肯尼亚已成为采用分散式家用太阳能发电系统和小额信贷的范例,值得全世界学习。在这里,你可以用手机按能源单位缴费。

Coverstory_Interview_04.png

肯尼亚图尔卡纳湖风电项目  | 这是非洲最大的风电场,拥有 365 座风力发电机。它为肯尼亚国家电网输送可靠的低成本能源,约占该国总发电量的 17%。

还有哪些地区正在采用创新方法?

世界各地都在创新。智利和阿根廷均启动了大规模的招标项目,能源合同被可再生能源承包商赢下。这样两国就能够扩大可靠、可负担清洁能源的供应范围。孟加拉国则采用了另一种模式,成立乡村电气化机构来为 农户安装低成本的小型太阳能发电系统。

 

 

发展中国家能源体系的进化模式是否将 有别于其它国家或地区?

是。我认为,有几种趋势将塑造这些能源体系的发展模式。首先是分散化,这将有助于向偏远社区、大型乡村社区及位于大城市边缘的棚户区供应能源。这些系统可独立于电网运行,也可以作为电网的补充,提升了能源系统的弹性。

然后是推动数字化,以更高效率供应能源,并通过物联网来使用能够自动适应价格及供电变化的设备和电器。我们已经看到,发展中国家对这些技术非常感兴趣。

 

Coverstory_Interview_03.png

 巴厘岛 Muara 水力发电厂 |  这是印尼巴厘岛首个投产的小型水力发电厂。由两台 1.15 兆瓦的涡轮发电机利用水力发电。

是否考虑过环境污染问题?

这是第三大趋势。这些国家想为民众提供能源,但又不希望出现发达国家所面临的空气质量和污染问题。好消息是,近年来太阳能和风能的价格均大幅下跌,而且储能设备的价格也下降。各国都在思索, 能否从燃烧化石燃料供电的集中式能源系统跨越到并网发电、规模化的现代可再生能源系统。

这些国家大多拥有能源储备及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有望成为能源出口国。摩洛哥已经在利用太阳能热电厂开发集中型太阳能发电模式。这种模式不仅使其国内的能源供应达到高水平,还使该国成为能源战略出口国。

我希望看到各国制定综合能源计划,能真正关注最终用户的需求。
Profilbild_Rachel-Kyte.png

Rachel Kyte

美国梅德福市塔夫茨大学弗莱彻法律与外交学院院长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在为能源系 统“脱碳”,他们会采用不同的技术吗?

我认为重大差异是一定会存在的。例如, 印度力挺国际太阳能联盟,是因为该国位于热带地区,日照强烈,希望利用太阳能 发电。他们正在探索多种方式以利用这种能量。另一个重要课题是找到大规模或者以家庭为单位利用太阳能烹饪食物的有效方法。

 

除电力之外,各国是否还需关注其它类 型能源的可用性?

当然需要。能否找到更清洁的烹饪燃料便是一大重要领域。而且,尽管发达国家交通的可持续发展往往侧重于私家车的电气化,但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在城市里搭载乘客的公共汽车和运输物资的卡车则更为重要。

最后,我们迫切需要效率超高、不含氢氟碳化物且价格合理的冷却技术。随着人口增长、城市化进程加快以及全球气温升高,对东南亚和西非等地区来说,能否降温关乎生死存亡。

Coverstory_Interview_02.png

菲律宾 Maibarara 地热 发电厂 |  该国约 12% 的能源由地热田提供。坐拥大量尚未开发的火山热源, 菲律宾计划将地热供能占比翻倍

您认为亟待政府、发展机构和其他利益相关方处理的能源优先事项是什么?

新冠病毒危机向我们展示了能源供应不足对社会和经济恢复力的削减。如果不能为 诊所供电,或者无法低温保存疫苗,人民便无法得到保护。我认为,各国政府 — 哪怕是最贫穷的国家或地区 — 都必须意识到投资能源系统的必要性。起步阶段所需的花费并不多,优先为医疗机构输送可靠、可负担的能源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政府应采取哪些长期行动来推动普及清洁的、可获取的、可靠的能源?

各国应调整监管框架,使分散式能源技术的供应商能够配合集中式电网运作。我希望看到各国制定综合能源计划,能真正关注最终用户的需求。此类计划将有助于各国引导大规模投资,例如投资大规模的可再生能源,或改善国内和国际电网连接状况。它们还将发挥其它作用,例如帮助地方一级在分布式能源项目、节能措施和低技术含量的适应气候变化体系结构等方面分配资源。虽然这些行动规模较小, 但其重要性不容低估。它们为提升恢复力助力良多, 并创造大量工作机会。这恰恰是全球按计划从当前危机中复苏所必备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