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Learn more

巴斯夫中国

循环思维

想象一下现在是2050年。我们已实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避免因气候变化造成最恶劣后果。经济模式已不再是“获取–制造–丢弃”,而是循环经济。那时的生活会是怎样一番景象?我们如何从当下走向未来?

Länder mit höherem Einkommen verbrauchen ein Drittel der weltweiten Ressourcen. 
Quelle: Circularity Gap Report 2021

汉娜看了一眼衣柜,决定穿上她最好的裤子。这条裤子已经穿了20年,但质量还是很好,因为生产商每年都会对它进行修补和翻新。她的衣柜里东西不多。必要时她会租用"智慧衣",衣物磨损后将它们退回并制成新衣物,或者在穿厌之后自己把T恤堆肥,它们完全可生物降解。 

 

她厨房及浴室的所有产品都放在可重复使用的容器里。她无法想象丢弃任何有价值的物品,比如塑料瓶。她家由当地工业生产所产生的余热进行供暖,冰箱使用回收的制冰剂运作。昨日的剩饭剩菜通过3D打印,重新变成她今天的早餐,然后她骑着电动自行车去上班,自行车电池可以回收,充的电来自可再生能源。汉娜从事的行业正在蓬勃发展,研究能够让消费者把使用后的物品材料进行精确有效分类的算法。她并不认为这些物品是废弃物。 

 

在汉娜的未来世界,直到物尽其用之前,没人会认为扔掉任何东西是件很正常的事—无论是衣服、电子产品、居家用品或食物。通过再利用、翻新、回收,材料可以循环使用更长时间。产品用料更少,寿命更长。消费者越来越多地选择服务来满足他们的需求,而不是购买商品。 

 

大部分循环使用的产品都采用低碳足迹的可再生资源制成;那些曾被看作垃圾的东西,现在变成有价值的原材料,会被收集、分类,最后也不会变成环境中的垃圾。

 

 

汉娜所在的世界已实现循环经济,在那里,消费和资源开采已脱钩。从当下世界走向循环经济,依然前路漫漫。当下,大部分垃圾被填埋或焚烧,丢弃的衣物比我们系统所能处理的还要多,电子垃圾在城市中堆积如山,塑料垃圾在海洋中肆意漂浮。世界资源有限,我们不想看到这样的画面。为了到达汉娜所在的世界,我们需要从线性经济向循环经济转型,后者更善用现有资源。  

“循环经济是实现三个目标的手段:有助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保护生物多样性,解决不平等问题。” 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会理事会 执行总裁(循环经济)Federico Merlo 说。他常驻瑞士日内瓦。

在气候变化方面,从化石燃料转型只能让我们实现净零排放的一半目标,余下一半需要通过循环经济来达成。扩大循环模式下的生产和消费也将有助于修复大自然。“规模带来效率。” Merlo 说,“正如可再生能源如今比化石燃料便宜很多一样,回料将比新料便宜,从而为消费者带来更廉价的产品。

要想消费态度更多以价值为导向,需要思维方式上的重大转变。
Portrait of Federico Merlo

Federico Merlo

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执行总裁

疫苗注射器等终端用品,虽然不适合二次使用,但它们仍具有重要的社会价值。它们极大可能由可重复使用、可再利用和可升级回收的材料制成。产品设计会充分考量让材料更易回收,这些回收材料无论应用场景是否有变化,都可以很容易被重复使用。人们将把废弃物丢弃到能对材料进行分类、并送回价值链的系统中。企业也将与伙伴加强合作,从而实现这一目标。 

创造更优质工作

同样重要的是循环经济对降低各国之间不平等带来的影响。“循环经济有助于各国在减少使用全新原材料、并降低资源密集的情况下,提升国内生产总值。对于发展中的经济体来说,循环经济提供了增长的机会,还能创造更优质工作。”  Merlo说,“倘若一个系统依赖缺乏弹性的劳动条件,这将不会是可持续的循环经济。” 

 

也许最大的变化将是我们对如何满足所需所想的认知。“向更以价值驱动的消费态度转变,必须在思维方式上作出重大改变,即从来源和去向看待产品,并在此基础上作出购买决定。企业将找到更好的方案,按需求供应服务,但不对环境造成影响。” Merlo说

向循环经济转型正在进行中,为实践此事所需的许多技术也在开发种。不过,通往汉娜的世界仍是漫漫长路。荷兰非营利组织 “循环经济” 表示,目前,全球经济循环率仅为8.6%。根据国际可持续组织 “全球足迹网络” 计算,我们需要1.7个地球的资源,才能满足我们当前对物品及服务的需求。为实现气候目标,我们必须加快向循环经济转型。接下来该做什么,有哪些困难,我们又该如何克服它们? 

“我曾看见人们在海滩上清理垃圾。一直以来,越来越多的垃圾被阵阵海浪冲上岸边。让我吃惊的是,只关注清理是行不通的。我们需要向‘上游’追根溯源。”常驻英国考斯的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设计网络和创意负责人Simon Widmer说。

 

Widmer所说的 “上游” 是指设计:“在设计阶段,对材料和商业模式作出的重要选择,接下来很难逆转。” Widmer表示,这些选择包括对实际需求的了解,以及从整个系统以外来看待这事。这或许并不意味着销售实体产品,而是提供服务或体验。当前并不存在一劳永逸的法子。依据具体情况,我们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案。 

 

这也意味着我们要以综合多项学科以及跨价值链的方式思考。Widmar说:“我们需要重新构想合作方式,以满足人们的实际需求。与其通过获取资源来创造价值,我们更应当与新的合作伙伴携手开发解决方案,消除浪费和污染,实现材料循环,重建自然。” 

 

 

改变消费者行为

许多行业已开始采取循环经济方式,但这仍然挑战重重。例如,纺织业是资源密集型产业,其全球价值链产生大量垃圾。随着快时尚的崛起,过去15年间,全球服装生产及消费量似乎已翻番。

 

“ 我们需要改变纺织品的生产、选择和被丢弃的处置方式,以维持投放到市场上的材料价值。” 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的欧洲服装和纺织联合会 EURATEX可持续发展业务总监Mauro Scalia说。

 

其中一项重大挑战是,如何在消费者使用产品后,把相关材料带回到价值链中。EURATEX推出 ReHubs 策略来应对此事。“我们正在创建一个遍布欧洲的回收中心综合系统,” Scalia说,“旨在建立跨越传统纺织品供应链的全新合作伙伴关系,连接从化工行业到零售业各领域的参与者。”

 

另一个主要挑战是价格。“消费者希望寻找廉价的产品,但可持续是有成本的,企业更需具有竞争力。” Scalia说,“大多数人选择衣物时,考量的是舒适、美观、和价格。”尽管消费者的可持续发展意识正在提高,但态度与行为之间仍然存在差距。根据德国线上服装零售商Zalando的数据,60%的消费者表示他们想要透明度,但只有20%的人在购买时会使用这些信息。Scalia表示,企业需要找到更多推动可持续购买决策的方法,以清晰协调的工具来告知消费者,并从中受益。

 

机遇无限。“品质和创造力是许多欧盟企业与众不同之处。可持续是新品质。”Scalia 说。

 

 

 

Video cover of circular economy

Circular economy at BASF

对化工行业而言,循环经济同样带来了机会、挑战及新的合作伙伴关系。“过去,我们把垃圾运送到废料公司。如今,他们可能是颇具潜力的原材料供应商。” 来自德国路德维希港的巴斯夫中间体业务部可再生能源与可持续发展总监Cordula Mock-Knoblauch博士说。 

虽然化石燃料炼油厂生产标准化的原材料,但从废弃物中提取材料则是另一回事。Mock-Knoblauch 说:“我们正与废料公司合作,为我们的行业找出最佳的原料,是否能直接使用由混合材料组成的废料,还是必须进行分类?”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将废弃物转化为适用于现有化工行业产业链的原材料。其中一个办法是巴斯夫生物质平衡方案,即生物质废料将被用作为化学生产初始环节的原料。“这一方案帮助我们更加迅速增加价值链中的可再生原材料量。” Mock-Knoblauch说。 

你真的可以回收这些?

Symbol für Radioaktiver Müll in einem Kreis
Vereinfachte Illustration von einem Satelliten.
Symbol für Insulin Spritze in einem Kreis

更大的循环

当个人和企业都能各司其职,欧盟 “绿色新政” 和 “循环经济行动计划” ,以及中国推动清洁循环的生产方式和绿色设计等政策,都将推动转型。“个体行为能产生巨大影响。但行为上的改变需要花费很长时间,而改变必须来得更快。” 挪威非政府环保组织Bellona德国项目负责人Erika Bellmann 说。

 

改变必须来得更快。
Portait of Dr. Erika Bellmann

Erika Bellmann博士

挪威非政府组织 Bellona 德国项目负责人

这正是政府的切入点。“我们需要一套涵盖配额、规范和禁令、以及针对新技术的奖励和支持计划。” Bellmann说,“我们也需要基础设施,包括良好的废弃物收集系统和可再生能源电力。这很重要,因为更大规模的回收循环,比如化学循环等,可能需要大量能源。” 

循环经济比线性经济更为复杂。为优化效益,需要在整个生命周期内跟踪和追溯材料、原料和残留物。数字技术恰好可以帮助确保废弃物具有更高纯度和品质。“我们知道的越多,就能越快地实现闭环,并开发出更可持续的产品。”来自德国路德维希港的巴斯夫高级研究员 Bernhard von Vacano博士说。它还支持可持续设计。例如,食品包装必须防漏、保护食品、可回收或可生物降解,而且经济上可行。“仿真和大数据使我们可以尽早预测,哪种化学品可以提供所有相关特性。” von Vacano说。 

 

企业也需要对产品进行生命周期分析。其中一环涉及供应链中每个参与者的碳足迹,并将信息传递给其他人。“这是决策的基础,也是为何巴斯夫要计算45,000款产品的碳足迹。如果无法掌握相关知识,我们就找不到长期可持续的方案。”Mock-Knoblauch说。 

 

是否有可能永远回收资源? von Vacano 说:“原则上是的,但所需能量可能超过回报,很难实现完美的闭环。即使你把90%的材料留在循环中,回收十次后,也只剩下大约三分之一。另一个挑战是,寿命长的产品在很多年内将无法回收,因此我们需要找到可再生的原材料来同时进入这一闭环中。”

 

循环经济可能并不完美,但当下,世界距离循环经济仍很遥远。要想变革,最重要的驱动力之一是个人领导力,Merlo说:“新冠疫情告诉我们,看不见的敌人可以彻底击败我们。面对气候和不平等问题下,我们面前的挑战更大。目前,我们需要的是领导力。我们应当停止浪费时间,因为时间一去不复返。” 

 

 

循环经济的足迹

Gumdrop公司总部位于英国伦敦,他们将废弃物制成可回收产品。

CE-roadmap-DT.png
gum (cn).png

是否返回原文?

继续阅读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