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夫中国

1996 - 1997

巴斯夫专家们越靠近这项中国的巨大工程,便越能感觉到层层阻碍,难以逾越。

在关于南京驻地的首轮谈判中便可见一斑。中方的谈判代表拿出一个几近完整的、极为复杂的合同草案,涵盖了合资企业的很多方面——不过细看合同内容就会发现,它本质上是有利于中方的。

为建造生产装置所需土地进行的谈判同样艰难而漫长。

1997年夏季,世界各地的电视观众和报纸读者都看到了来自亚洲令人不安的消息。由于忧心忡忡的国际投资者不断把资金抽离过热的泰国市场,泰国政府不得不在1997年7月初放开本国货币泰铢的汇率。泰铢汇率跌至谷底,对泰国经济带来了可怕的后果。随后,这一危险的态势随之扩散到菲律宾、马来西亚、韩国、印度尼西亚。

然而,巴斯夫仍旧按计划前行,继续实施其在中国的宏伟计划。毕竟,与“亚洲四小虎”的危机态势相比,中国相对更有抵御能力。  

“我们在亚洲的战略是长期的,亚亚洲业务的发展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证明我们巴斯夫能够在变化和危机当中发现并果断抓住机遇。”

Jürgen Strube

1999年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