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夫中国
Innovation

巴斯夫创新故事

红外光谱法

1938年,巴斯夫化学家Erwin Lehrer和Karl Friedrich Luft发明了一种设备,革新了化工产业。

1800年,距今200多年,天文学家William Herschel开展了一项实验,以确定不同颜色的太阳光的温度。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发现一个先前未知的辐射光谱。该光谱最初称作“ultrared”,后来称作“infrared”(二者都意为“红外线”)。这一新发现的光谱肉眼无法看见,因此只能使用温度计才能检测到它存在的唯一迹象。虽然肉眼无法看见红外光,但我们可以探测到它引起的升温现象。

长期以来,物理学家们一直关注如何以最大的精度捕获电磁红外光束的广谱。这涉及到几项挑战。由于环境条件必须尽可能保持恒定,大多数测量都是在黑暗和加热的地下室中进行的,并且持续数小时。

T在测量过程大幅简化后,人们的关注焦点才转移到新发现的红外辐射的实际应用上面。事实证明,红外辐射蕴藏着巨大的应用潜力。当红外光通过一种化学物质时,该物质中的某些分子可以吸收能量并开始振荡。由于每种物质吸收的热辐射量不同,因此这个因素可以作为一个独特的“指纹”来区分不同物质。

产品宣传册将URAS描述为“高度通用”。

1938年,巴斯夫化学家Erwin Lehrer和Karl Friedrich Luft发明了一种名为全自动红外吸收记录仪(Ultra-Rot-Absorptions-Schreiber – URAS)的设备,革新了化工产业。该设备能够快速、可靠地测定100多种气体的浓度。巴斯夫准确地将其描述为一种“高度通用”的设备,因为它不仅能确保生产过程的顺利进行,而且还能增强化工行业以及采矿、公路隧道和医疗设施的职业安全。

全自动红外吸收记录仪(URAS)是一个巨大的进步,特别是对于化工行业而言。此前,样品必须经过精心制作,并在附近的实验室进行分析。在发现污染时,大量相关气体已经得到进一步处理。

打印出的光谱必须进行人工分析。

此外,全自动红外吸收记录仪(URAS)有助于大幅简化氨合成工艺。对巴斯夫而言,该工艺非常重要。此前,一氧化碳污染频繁导致生产时间的损失。在开拓性的哈伯法问世约30年后,巴斯夫的化学家使用全自动红外吸收记录仪(URAS),再次成功地提高了生产安全和效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全自动红外吸收记录仪(URAS)在最常用的分析设备中排名榜首。截至1986年,该设备总共生产1122台。

巴斯夫路德维希基地现存一台全自动红外吸收记录仪(URAS),以作纪念。

近几十年来,红外光谱技术愈发成熟。测量设备变得更小,过程愈发精简。如今,在URAS发明80年后,巴斯夫正在用其全新“口袋实验室”——一种名为Hertzstück™的超薄红外传感器——书写光谱学历史的崭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