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okies help us deliver our services. By using our services, you agree to our use of cookies. Learn more

巴斯夫中国

废弃物亦有价

将废弃物一丢了之已是过去式,未来我们只会考虑如何循环利用。以废弃物为原料的智能再利用潜力巨大,有待挖掘。

Tom Szaky走向全球舞台的道路始于其根深蒂固的废弃物理念。回想起他创立第一家废品回收公司的情景,38岁的Szaky仍然感慨万分。那时,他对变废为宝的愿景已经有了清晰的想法。20年后,这位创业者站上2017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演讲台,分享了自己的这一观点。毕竟,自然界没有废弃物,只有原材料。

如今,Szaky创立的泰瑞环保公司甚至可以处理难度较高的废弃物,例如将烟蒂加工成塑料颗粒。最近,这家废弃物处理行业的先驱建立了全新的“押瓶制”平台,希望可以彻底摒弃一次性包装(详见第35页)。

垃圾遽增

事实上,像Szaky这样废弃物处理行业的天才怪咖之所以与商业领袖和政界领导携手合作,是因为废弃物数量庞大,亟需非常规的解决方案。地球正在被垃圾吞噬,不仅体现在夸张的图片中,也反应在真实的数据里。据世界银行统计,人类每年产生约20亿吨垃圾,包括剩饭剩菜、各类包装和报废的电子设备。发展银行预测到2050年,这一数字将增长约70%,达34亿吨。目前最大的挑战是塑料,因此政治家们正在施加压力。2019年5月,欧盟通过了一项法案,宣布自2021年起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如吸管和塑料餐具。这一强有力的禁令呼应了欧盟前几年出台的循环经济行动计划。近几年,各国政府和企业领袖愈发重视3R原则,即减量化(Reduce)、再利用(Reuse)和再循环(Recycle),这一原则的落实也在不断加快。

包括巴斯夫在内的企业已经意识到解决废弃物问题刻不容缓,且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2019年1月,全球近30家企业发起了终结塑料垃圾联盟(AEPW),目前该组织的成员数量还在不断增加。AEPW这一非盈利倡议已承诺投入10亿美元推广全新的塑料废弃物解决方案,最大程度地减少塑料废弃物对环境的影响,改善废弃物管理的商业流程,将塑料循环利用。为此,该联盟正在与各地方机构建立伙伴关系。AEPW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项目主任Jacob Duer说:“通过不懈努力、全球合作和创新解决方案,我们定能克服挑战,终结环境中的塑料废弃物。”

巴斯夫正致力于用一种新的原材料,实现塑料的闭环。巴斯夫这一名为“化学循环”(ChemCycling™)的项目,旨在利用从废弃塑料中回收再生的热解油作为生产原料,替代部分化石原料。巴斯夫的合作伙伴在无氧条件下将塑料废弃物加热到300-700摄氏度。塑料中的长聚合物链在高温下溶解,先转化成短链的热解油,再形成极短链的气体。这些气体又可用于加热这一流程。“这意味着处理回收塑料所需的大部分能源来自于塑料本身。”来自德国路德维希港的巴斯夫可持续发展专家Andreas Kicherer博士解释道。剩余的液体部分经清洁和处理后送入巴斯夫蒸汽裂解装置,油料被再次分解成基本成分,用于生产包括塑料在内的新产品。2019年7月,巴斯夫发布了该项目试验阶段的原型产品,包括通过化学循环再生材料制成的汽车零部件和奶酪包装。“过去,人们可能认为无法使用再生塑料制造安全性要求较高的部件或食品接触级材料,但现在事实证明这完全可行”,Kicherer说,“化学循环项目的最大优势在于,我们首次达到了全新塑料制品的品质,同时,还可以宣称该产品是由再生原料制成的。”实际的生产过程遵循经认证的生物质平衡方案,生产开始时使用的再生原料可按一定比例分配到成品中。Kicherer解释道,单从成本角度来看,用纯原油生产可能成本更低,但同时也应考虑节约的资源和减排的二氧化碳,因为若不利用化学循环,回收的塑料废弃物往往也只能被加工成低端产品,或者直接焚烧处理。不过,在大规模推广化学循环项目之前,仍需克服各种技术难题和监管障碍。    

我们定能克服挑战,终结环境中的塑料废弃物。
Jacob Duer
终结塑料垃圾联盟(AEPW)主席,英国伦敦

废弃物焕发新生

 

CC9_48.JPG

烟蒂变洒水壶

烟蒂滤嘴经切碎、熔化后加工成塑料颗粒,可用于制作诸如洒水壶之类的物品。泰瑞环保在北美洲50多个城市以及其他地区都有相关的回收项目。

CC9_41.JPG

废纸变家具

纸张由木头制成,同时也可以变回木头。荷兰NewspaperWood公司将旧报纸层层粘合,制成坚固的板材,切割后可制成台灯、家具等物件。

CC9_42.JPG

口香糖做的!

Gumshoe的鞋底由嚼过的口香糖制成。这一来自于阿姆斯特丹的点子希望引发人们对粘性残留物问题的关注。

CC9_23.JPG

塑料瓶制成牛仔裤

快来试试李维斯用废旧塑料瓶打造的Waste < Less™牛仔裤。约8个PET塑料瓶可回收加工成一条牛仔裤。

CC9_13.JPG

磨损

轮胎使用磨损时会发出刺耳的声音,但它也可以非常安静。一家捷克公司将废弃轮胎粉碎后得到的橡胶颗粒用于生产智能隔音产品。

改造电子废弃物

相比研究复杂的化学反应过程,Rüdiger Kühr博士更热衷于从废旧电子设备找寻“宝藏”。目前,这位科学家正在联合国大学(UNU)开展相关研究。总部设于日本的联合国大学致力于通过其电子废弃物联盟(E-Waste Coalition)减少全球电子废弃物。据联合国统计,每年约有5,000万吨电器和电子设备被丢弃,若不采取任何措施,到2050年,该数字可能会上升至每年1.11亿吨。Kühr提出警示,如果照这样发展下去,处理电子废弃物这一难题还没解决,电子行业还将面临无法获得足够原材料(如稀土元素)的风险。

Kühr博士是联合国大学可持续循环项目主任,他认为电子设备的生产和使用亟需180度转变,即从一次性使用后丢弃转向回收和再利用。“生产商要承担主要责任。”他们应将创新集中在如何让消费者更容易获得配件、更好地维修和回收电子设备,以及如何全面提高电子产品的使用寿命,而不是开发紧跟潮流的时髦机型。

当前“共享即拥有”的数字化产业新思维便可在电子行业发挥作用。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电子产品循环经济新愿景》的报告,从物联网到云计算,这些新技术在跟踪、召回和回收电子产品方面拥有巨大潜力。如今,租用复印机已成为企业常态,Kühr博士认为这也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未来的发展方向。

目前,全球的电子产品制造商主要集中在亚洲,如何实现这种循环经济,他们可以在自家门口找到答案。吉博明(Diego Gilardoni)在他的《解码中国》一书中指出,西方观察家习惯于从自己的角度出发看待事物,而中国人更注重“事物之间的联系”。所以中国人讲究物尽其用。“也许正是因为这种讲究万物相连,从不忽视未来的思维方式,这个亚洲国家已经有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循环经济案例。”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的中国专家Vigil Yangjinqi Yu说。Vigil收集了相关实例来支持这一观点。例如,北京的初创企业“衣二三”(YCloset)向衣物“穿完就扔”这一行为宣战。喜爱时尚的中国女性只需在智能手机上下载“衣二三”应用程序,每月支付固定费用,就可以租借多达30件衣物。从西装到礼服,用户可随心挑选。越来越多全新快时尚品牌的生产过程消耗大量水资源,往往对环境不友好,共享衣物是其中一种有助于应对这一挑战的方法。

提倡高效使用和再利用,而不是短暂拥有并丢弃,这也是Tom Szaky新创立的Loop公司的商业理念。在美国开展试点项目时,Szaky观察到一个惊人的现象:只要服务到位,消费者愿意支付高额定金。这也标志着消费者心态发生了长期改变。“这样以来,不仅循环经济可以发挥作用,我们现在还有能力生产设计精美、质量上成和可持续产品。”他说。        

只要服务到位,消费者愿意支付高额定金。
Tom Szaky
泰瑞环保公司和Loop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美国普林斯顿
CC9_30.JPG
未来电子产品甚至也将被设计成可回收、再利用的。

阅读相关内容

diaper.jpg

回收二氧化碳是否有意义?

产品制造或能源生产过程中通常会生成温室气体,即二氧化碳。除了释放到大气中,理论上二氧化碳也可以用作原料,然而实践起来仍然颇有难度。
CC9_33.JPG

三位废弃物“终结者”

废弃物正愈堆越多,而决定与这些废弃物奋战到底的人也越来越多。来看看下面这三位废弃物“终结者”。